当前位置: 八路创业致富网 > 创业学院 > 三位草根合伙创业成功经验

三位草根合伙创业成功经验

时间:2014-01-17 23:41来源:大众投资指南 作者:大学生创业网 点击:

  大学生创业网讯起步: (http://www.8658.cn/)

  谦虚的领导者

  这个合伙公司中,为首的人叫李铭,其余的两人是王强、田光华。3人都是大专毕业,先后进入一家国有电力公司工作,经过这十几年的相处,彼此成为很要好的朋友。在这3个人当中,以李铭的思考力较为成熟,成为3个人的领导中心。因此,当李铭提出辞掉当时的工作自己创业时,王强、田光华毫无异议地举双手赞成。

  在创业做什么项目的讨论中,王强、田光华对李铭说:“你的脑筋好,就由你去筹划好了。”“不,”李铭郑重其事地说,“这是关系我们3个人一生事业前途的大事,大家不妨一个人想一个,到时候我们再商量决定。”

  王强、田光华认为李铭的谦辞是多余的,由于平时相交很深,他们都相信李铭出的“点子”一定比他们高明,这种筹划方面的事,应该由他一手包办。可是,李铭坚持不肯这样做,一定要他们也去想想看,有什么行业适合他们做。

  关于做什么项目,3个人开了一次正式会议。李铭、田光华的看法相同,认为应该开水电行。王强本想开电机行,一听两人意见一致,他马上放弃了自己的意见。不过,李铭还是为他解释了一番,使他放弃得口服心服。

  点评:适当的“谦辞”并非多余

  也许有人以为李铭的“谦辞”是多余的,这样“虚套、客气”,岂是同心合力创业之道?如果你有这种想法,你就犯了合伙经营的大忌。合伙事业,最忌讳的就是其中有人仗着“自己比别人强”独断专行。

  做生意也跟做人处事一样,合伙人之间闹意见,决不会是偶发的事件,都是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的,而彼此不满的产生,都是由主观看法太深而形成的。如果一开始在合伙人之中,都认为事事应该由你做主,而你也认为是“当仁不让”的事,慢慢会形成你的优越感,视其他人的意见没有可取之处,总有一天会让合伙人感觉受不了。

  诚然,合伙经营也要有个头,主持公司全盘的业务,但这种主持人的产生,必须基于合伙人百分之百的信赖、拥护,而且让他们从内心敬重你,否则,合伙的生意就很难长久生存下去了。因此,李铭在创业之前充分考虑另外两人的意见是恰当的。虽然他当时已有了要做什么的构想,但他没有先提出来,他希望两个人的想法能跟他不谋而合,那么将来要做的生意就是三个人的意见了,一旦生意做得不顺利,谁也不会埋怨谁。假如两个人想法跟他的构想不同,他可以衡量一下,他们所想的行业是否有利,如果比他的更好,他不妨顺从他们,如果他们想的不切实际,他可以提出他的构想,设法说服他们,使他的意见成为大家一致赞同的意见。

  章程:

  提前约束未来的问题

  “算啦,要什么章程。”王强很豪放地说,“凭我们三个人这份交情,谁还会骗谁?”

  “不,交情归交情,生意归生意”,李铭郑重其事地说,“生意上的事,我们一定要弄得一清二楚,一点也不能马虎。生意做好了,我们每个人要知道是怎么好起来的;生意做垮了,我们每个人都要清楚怎么垮的。千万不能为了生意上的事务纠缠不清,而损害了我们多年的友情。”

  李铭立即着手拟定章程,并且找了公司法作参考,主要有下列几点:

  1。公司分作三股,一股的资金占四成,其余两股各占三成。因为公司一定要有个负责人,而负责人的工作不但重要,在资金上冒的险也要大些。

  李铭在订这一点时,知道公司的负责人必然是他,所以才把出资的金额订高了一成,因为生意的成败还不知道,他认为既然是自己先提议要做生意的,当然自己要多冒一点险。

  其余两人在讨论这一条时,认为这样李铭太吃亏,坚持要平摊股本,但李铭没有答应,他只笑着告诉他们:“我现在虽然出的资本多一点,冒的风险大一点,但将来如果赚了钱,我也会多分一点。到那时候,你们就知道吃亏的不是我了。”

  在这种情形下,其余两人不好意思再坚持,这一条算是通过了。

  2。头三年赚的钱,除了各人应领的薪水及年节奖金之外,不得额外支用,全部用于扩展业务之用。

  这一条,其余两人没有异议,因为大家都想一心一意的把生意做起来,创一番事业,当然要有充足资金为第一要务,谁也不愿意把赚的钱全部分掉花光。

  但这一条,却是合伙经营很重要的一条。因为有很多合伙生意在赚钱之后,由于合伙人的生活、思想都进入一个新的境界,难免彼此生出异心,或觉得合伙经营不如自己做,或感到生意已经很赚钱,不想再扩展,这些自私的念头,都会降低投资的意愿,使生意受到阻碍。

  李铭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订出保留盈余转投资的规定,这等于使合伙生意保留了元气,使他们的生意有了继续求发展的力量。

  3。在三个人的事业中,不准任何人的太太参与经营,在公司担任实际的工作。

  这时候,只有李铭一个人结了婚,所以他提出这一条时,其余两人都急着说:“这种规定似乎是画蛇添足吧,如果有自己的人可用,又何必找外人。再说,让嫂夫人知道这一规定,心里一定会不高兴。”

  “这不是为她一个人订的规定,”李铭说,“将来你们结了婚之后,也要受这一规定的限制。”

  这又是李铭很高明的一点,有很多青年人合伙做生意,在大家都没有结婚时,真可说不分彼此,亲如手足。可是,一旦大家结婚之后,情形就慢慢改变了。最显著的是,每个人的私心比以前重了,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思想重心。特别是太太也参加到公司里来工作,这种情形更易发生,因此,有很多合伙生意就这样“寿终正寝”了。

  这并不是说,所有的女人都不适宜与丈夫在一起经营生意,但在合伙的生意中,最好是避免这类事情的发生。

  4。任何人不得私自任用私人,所有员工都必须经过考试才能录用。

  这一条,也是合伙经营者应该遵守的原则,但却是最难办到的一点。李铭虽没有亲历过,但他却听别人说过,知道合伙人的亲戚朋友,一旦介入公司工作,在管理上就会发生很多复杂的问题。不管朋友之间的感情多么好,彼此一旦发生猜疑,合伙的事业就很难保持长久了。演变到最后,很可能反目成仇,各走各的路。为了避免这类事情发生,不用私人应是有效的防止途径之一。以上的几点,只不过是李铭制定的合伙经营章程中最重要的部分,其他细节问题李铭也不厌其烦地列出来,并请了一位律师和一位长辈做见证人,以加强合伙经营契约的效果。

  招人:

  性别背后有学问

  章程订好了,三个人开的水电行也跟着开业。虽然工作很辛苦,但彼此处得相当愉快。后来王、田二人想帮李铭改善家庭收入,提出让李铭妻子来做会计。但被李铭坚决制止。因为章程决不能轻易给打破。

  当时公司确实需要人手,但李铭想用男员工,这背后还有一层不足为人道的顾虑。王、田两人都还没有结婚,如果雇用一个女孩子,很可能成为他们两个追求的对象,这一来,麻烦的事就多了。一旦变成情敌,他们合伙的事业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。

  假如只有一个人追求这个女孩子,问题也不简单,一旦追求成功结了婚,这个女孩子是不是还在公司里工作?虽然公司章程中有明文规定(www。。com。cn/),任何人的太太不得在公司里工作,可是她原来就是在公司里工作的,如果一结婚就让她辞掉工作,这是很不近人情的处断,很可能会因此伤了彼此的感情。

  因此,李铭暗暗下了决心,王、田两人没有结婚成家期间,公司里决不用女职员,免得在公司内部引起感情纠纷。

  点评:“小心眼”是必须的

  这种处心积虑的想法,看起来好像是在动“小心眼”,对朋友不够真诚。实际上,却是每个合伙经营者时时刻刻都需要注意的问题。因为,大家既然合伙做生意,感情自非泛泛之交,感情的基础也已经相当够用了。所以在合伙期间,最最重要的工作,是如何防止那些足以伤害彼此感情的事件发生,只要能保持住过去的友谊,合伙事业就算奠定了成功的基础。

  最怕的是,彼此把过去的友谊过分强调,而疏忽了友谊的“养护”工作。各自认为“我们是好朋友,他不会计较这种小事的”或“我们是十几年的交情了,这种小事他一定会谅解的。”彼此之间一旦产生这样的心理,过去的友谊基础就开始动摇了,总有一天会全部摧毁。这就像银行的存款一样,大家一齐把过去的积蓄向外支付,不再设法向里面存蓄,总有一天会支付光的。

  这个合伙生意之所以成功,李铭这种“处心积虑”的做法,贡献相当大。他始终没有因为彼此是好朋友,而疏忽了在经营上、管理上可能发生的摩擦。因为他深知,大家在一起共事,往往会由一点一滴的小不满而累积成大不满。作为一个合伙事业的主持人,应该特别体会这种防微杜渐的道理。

  调整:

  从说服到信服

  李铭跟两位好朋友开设水电行之后,初期只是替人家装饰、修护水电,慢慢的业务扩大了,大楼电梯的修护也成了他们服务项目之一。当时,李铭产生了一个新念头,以为代理电梯将是很有发展的行业。可是他向两位合伙人说明之后,他们的反应并不热烈。

  另外两人的看法是,他们生意的基础还不稳固,电梯的需要量也不太大,不如等几年再说。遇到这类的事情,就要看合伙生意主持人的协调能力了。

  李铭的办法是,先搜集有关电梯发展的资料,开始跟田、王两人正式磋商,把他们顾虑的问题一一加以分析。王、田两人被他说服了,但他们还有一层顾虑:“我们做的是水电工程,虽然也替人家修理过电梯,但对这一行懂得太少,如果将来代理电梯,由我们负责安装工程,我们谁有这份能力?”

  “这件事我早就考虑到了,”李铭胸有成竹地说,“我们要从事这一行,当然要把这一行学精,我已经跟一家日商接过头,如果我们代理他们的产品,他们负责为我们训练技术人员。”

  两人一听,知道他对此事已有了通盘的打算,所以不再有异议,同意一切由他全权去安排。但李铭仍然不肯独自决断,关于派人到日本去学习电梯技术的事,仍跟两个人磋商,派谁去比较合适?

  其实这种磋商也只有一点结论,因为在三个人之中,只有李铭会说日本话,而且一开始是他跟日商接头的,当然他去最合适。

  李铭对这一决定并不反对,但他在临去日本之前,作成了两项决定:一是他在日本的一切费用,由公司负责支付,一是他学的技术归公司所有,不管他们将来电梯事业发展到何种程度,一切利益都由他们三个人分享,他不能以任何理由,独自发展电梯事业。

  点评:把疑心消灭在萌芽阶段

  这两项决定,看起来似乎都是多余的,但向深一层去想,就可以看出李铭是个有“远虑”的人。

  第一项当然没有话说,他是由公司派出去的,费用自然由公司负担,他也明白地表示出来,就等于是为第二项做了引子。换言之,第二项才是他所要强调的。

  王、田两人在辛辛苦苦做生意,赚的钱供应他到国外去学习新技术,自然他是占便宜的一方。他走之后,万一有人在两人面前挑拨,说他们是大傻瓜,赚的钱别人拿去学本领,将来人家本领学会了,说不定会把他们两个甩到一边去。这类的话听多了,难保两个人内心不生疑虑。

  这个合伙公司中,为首的人叫李铭,其余的两人是王强、田光华。3人都是大专毕业,先后进入一家国有电力公司工作,经过这十几年的相处,彼此成为很要好的朋友。

  合伙生意,一旦股东之间彼此起了疑心,就等于在合伙基础上养殖一只“腐蚀之虫”,如让它继续繁殖下去,总有一天会走向散伙的路子。

  在三个人共同的愿望下,他们的电梯生意顺利展开。这一计划的成功,不但使公司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,也为李铭在公司中的领导地位建立起巩固的基础。现在,这家公司已拥有三家子公司,三个合伙人仍然合作无间。诚如李铭所说:“年轻人财力有限,经验不够,要创立一个大企业,必须要体会团结合作之重要性,破除私心,共同为合伙事业各尽所能,贡献心力。”

本文来自:http://www.8658.cn/cyxt/425688.shtml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!
创业学院相关文章:

  • 名人创业故事

  • 品牌创业故事

  • 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