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八路创业致富网 > 创业学院 > 海关货代老板的赚钱生意经

海关货代老板的赚钱生意经

时间:2017-02-17 15:4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通常来说,如果你想把生产的货物卖到国外去,不仅需要运输,还需要报关。惯常的做法,就是找一家货运代理公司,向专门从事国际运输的船舶或航空公司订舱,并向海关以及出入境检验检疫申报。这个行业鱼龙混杂,有自己独特的行话和外号,有带头大哥、帮派结盟,还有些值得称道的各色人物以及伴随着他们的各类传说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初识老王 dedecms.com

  2006年夏天,青岛的外贸形势仿佛随着高温的熏蒸,一齐发起了“高烧”。这一年,高额的出口退税补贴让青岛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一度走高,赚得盆钵皆满的国际贸易公司比比皆是。那时候我刚毕业,在烟台国际海运青岛办事处,负责公司的订舱销售、港口装箱和交接的工作。港口现场需要找外包供应商负责,可带我的老同事却让我自己去开发。新人上手摸不着门道,我急得抓耳挠腮,经理却在我的桌子上扔了一个手机号,甩下一句:“有什么事找他,喊他老王就行,价格你不用管!”

本文来自织梦

  我在码头第一次见到了老王,他站在烈日之下,嘴里骂骂咧咧的,正督促着工人们装箱。见到我来,老王用手背胡乱一抹额头的汗,往衣服上一蹭,黄体恤衫上马上显出好几道黑印。他又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,我多少显得有些窘迫,但还是握了一下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那个下午,老王认真地给我传授了许多码头现场的知识,虽然很多听不懂,但是我很感激,要知道在这个行业里,新员工通常都是被老员工使劲儿提防的对象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交谈中,我才发现,老王其实并不老,他是70后,只是生了一副老相--满脸黝黑的沟沟壑壑,好似50多岁的老农。老王16岁就到青岛谋生,在货代底层摸爬滚打了多年,是一把“老手”。我们之间的业务往来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有默契。一段时间以后,我有了一定的权限,就把公司不屑做的一些小业务,私下“照顾”给了老王,而他则背着原老板自己干。大概也是多年的货代底层经历的积累,没多久,老王就开始蠢蠢欲动地想要出来单干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单干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老王没读什么书,但办事却非常有效率。仅仅一个星期,货代公司就正式开张了。老王当了老板,我才发现他拉关系的手段实在是了得。不论是送礼回扣,还是傍着客户小舅子、讨好领导家人等等,都被他运用到了极致。他一直想拿下海关查验代理(给那些被海关布控的货物,办理查验手续)。可当时海关正在限制代理数量,他苦于海关里没人,也没什么客户资源,这件事就一直拖了下来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一天晚上,老王约我出去商量事儿。原来,老王刚要到了前湾码头三期,海关查验区新上任科长的电话。他想去给人送两箱桃子,先去铺铺路。回去的路上,老王还跟我念叨着:“我看他那套茶具不是很好,改天去挑套好的,给送过去,有一就有二嘛。”他觉得姜科长一来,被安排在三期,明显就是不受待见。坐冷板凳的领导要的不是钱,就是一个尊敬。“至于业务的事嘛,来日方长,都是明白人,没必要挂嘴上。”果然,在2006年年底,青岛港务局完成了航线调整,很多船舶改在三期停泊。而老王的公司,顺利地拿到了报关查验代理的资质。在姜科长的推荐下,老王的客户量在短时间内也开始激增。每当有人恭维老王和海关的关系好的时候,老王只是谦逊地点点头:“都是朋友,没啥。”

本文来自织梦

  江湖 内容来自dedecms

  老王真正的发展还是靠他的“诚信”。在货代圈子里,不讲诚信是普遍的问题。毕竟入行的门槛低,并不需要什么资产,出现问题能拖就拖,实在是严重的,直接解散跑路即可。等过了风头,换个门面就重新开张,还可以继续忽悠。而老王则是个“另类”,他是真的讲诚信。有一次,他代理的几个货柜到了新加坡,卸船时发现卷钢把箱体撞出了几个大洞,客户找老王索赔,说是他装箱时的加固不牢。按照货代圈里一般的套路,双方就会开始扯皮,货代公司会让客户去找保险索赔。因为到底是加固出了问题,还是海上运输出了问题,谁都说不清楚,况且这个客户是给老王的业务量一直不多,大部分的人都建议老王放弃这个客户,犯不着去赔。可是老王并不这么想,他要来了对方全英文的鉴损报告,虽然看不懂,但他认为,既然报告已经认定了,自己就是有责任的,要赔。最终定损,一个箱子外加两卷卷钢,总共要赔二十几万,是老王公司一年的利润。可老王二话没说,收到通知函就立马给客户赔了钱。可他自己去找保险公司索赔,却一直没有下文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这位客户觉得老王很讲信用,没过多久又找他合作,给的货越来越多,期间还给他介绍了其他客户。老王的钱没了,但是有了口碑。前后一折腾,老王的生意规模又大了一倍。在码头上,老王是出了名的狠角色。

dedecms.com

  一次,我的大客户有几个大件设备准备入港装船,但运货的卡车到了码头门口,车队队长突然坐地起价,要涨一万块钱,不给就要把货拉走。我没办法,只好找到了老王。老王和对方谈了一个多小时也是不行。老王终于忍不住爆发了,只见他黝黑的额头上暴起了青筋,嘴角开始发抖:“妈的,你们给脸不要脸是吧,俺他娘的也不谈了,俺一分钱都不会涨,你们要是想要钱,就赶紧进去把货卸了,拿钱滚蛋,否则,俺看你们谁敢把货拉走,试试!”话没说完,只见老王从腰带的皮套里掏出那磨得发亮的翻盖手机,开始打电话叫人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老王一摆出地痞流氓的姿态,车队队长就被吓住了,不一会儿那队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说不涨了,货物乖乖地就进了码头。老王不解气,临走了嘴里还骂不停。老王说,“这么多年我是看明白了,车队里的个个都是老油子,吃软怕硬。你那套书生的办法肯定不行,你得硬起来,不行就打一架!”老王的大嗓门招来邻座人鄙夷的目光,可他可并不在意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寒潮

copyright dedecms

  外贸寒潮伴随着青岛的冬天快速到来,比预想来的还要早。危机愈演愈烈,当年仿佛是一夜之间崛起的无数大小货代公司,又在一夜之间消失了。人们的热情迅速消退,但是老王依然活跃着。2008年,金融危机正愈演愈烈,别的公司风雨飘摇,唯有老王的生意蒸蒸日上。他那二手的铃木早已换成了奔驰,不仅买了新的办公室,还招了20多个员工。除了本行他还涉足了餐饮等行业,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励志的传奇人物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本文来自:https://www.8658.cn/cyxt/503533.s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!
相关文章: